以诈止诈:第十二章

 来源:互联网    要点:以诈止诈  
编辑点评: 刘墉先生的“诈系列”图书一直深受读者喜爱,《以诈止诈》为散文,是刘墉最新写就的作品,是《我不是教你诈》的后续产品。同为励志书,《以诈止诈》又比《我不是教你诈》更辛辣,更讽刺,更揭穿人的本性和社会的心理。这是一本专门的处事书,也是一本社会全景特别是社会阴暗面的总概括。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第十二章】

好一个叛将

新人上了床,媒人踢过墙;

和约签了字,勇将回了乡。


如果张总手上有把枪,他一定会冲到柏兴公司去,直上总经理老罗的办公室,先给老罗一枪,再抓出那个叛徒小姜,往他脑袋上连开三枪。

怪不得非但没拿到美国那家大厂的订单,而且最近连跑了四家客户,全跑到柏兴公司去了。本来张总还不知道为什么,心想四家小厂可能是跟着大厂跑,想美国那么权威的厂家都找了柏兴,没选张总,可见柏兴一定比较棒。

直到昨天刘老板打电话来,说小姜从张总这儿离开之后,立刻跑到老罗那儿毛遂自荐,老罗就把小姜放在身边当特别助理,天天跟着老罗拜访客户,说一堆张总的坏话,造成一家连一家转向老罗下单。

张总当时差点脑充血,回家气得一夜没合眼。他总算想通了,全是小姜搞的鬼,是小姜故意不寄样品。搞不好,小姜早跟老罗勾搭上了,在这儿先偷偷吃里爬外,立了功,再去向老罗报到。

想到这儿,张总又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要不是请小姜滚蛋,恐怕会带走公司更多情报资料。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尤其像小姜这种接触客户的主管,昨天刘老板说了,小姜好像拿了些客户抱怨的资料给人看。对方想想,果然没错,当然就跑掉了。

不过刘老板也讲了,老罗突然不再准小姜到外面说话,最近连跟英国大客户应酬都不带小姜了。

而且,刘老板说出来,让张总一惊 老罗居然托刘老板跟张总约吃饭。

“笑话!他妈的老罗,生意场上竞争就竞争吧!他还挖我墙脚,我跟他不共戴天,见面吃饭?门儿都没有!”张总一口回绝了。

刘老板似乎早料到,不温不火地说:

“哎呀!冤家宜解不宜结,谁说敌人不能成亲家呢?”对着张总耳朵,“好像老罗想把生意分你一半。”“不要!”张总还在气头上。

“而且……而且……”刘老板又小声说,“那口气你吞得下去吗?”


老罗今天还真够意思,居然在家里设宴,专招待张总一人。

张总也没空手去,带了一瓶三十年的法国好酒。

酒过三巡,老罗总算谈到正题了。拍着张总的肩膀:“咱们是台湾的两大龙头,何必争得你死我活,让外人占便宜?不瞒您说,最近有家欧洲厂,给我下了个大单子,量太大了!我不接,您也接不下,人家一定转到韩国去。我跟那厂说明白,我一家做不了,但您可以帮忙一起做,同样规格和设计。本来对方不愿意,不过经我分析,还拿了您的产品给对方看,保证您的东西不比我的差,出了问题我负责。”又拍拍张总,却被张总躲开了。张总对老罗笑道:

“岂敢!岂敢!你不是到处说我的东西有瑕疵吗?而且挖了我的人,到处说我的坏话,抢走我四家客户?”

“哎呀!”老罗手一挥,“您误会啦!您是说那个姓姜的吧!我是可怜他,赏他一口饭。您没听刘老板说吗?我已经叫他封口,不准他再到外面胡说八道了。”

“好!”张总拍了一下桌边,“合作,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您请说!”

“你先把姓姜的踢出去!”

老罗想都没想,两只手臂一伸:“一句话!我早看那小子不顺眼,明天就叫他滚蛋!”


以诈止诈

老罗怎能看小姜不顺眼呢?

小姜对老罗的公司有多大贡献啊!就算他原先没为老罗卧底,最起码因为他的疏忽,使老罗拿到那笔大订单。也可能因为美国公司订货的“指标作用”,使欧洲更大的厂家也跟进下单。

何况小姜还带出了张总的公司资料,出示给客户看,使四家的订单转向,投到老罗那边。

老罗的厂原来可能只与张总相当,就这几下子,老罗已经超越了张总。这不是小姜的功劳吗?

招降与纳叛

但换做你是老罗,你会不会欣赏小姜?

我们常说“招降纳叛”。好像“降”跟“叛”是一回事。其实错了!“降”是打不过对方,为了保命,于是投降。投降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可耻。

“叛”可就不同了,叛可能是胜负未分之际,已经有了“二心”,阵前倒戈、投效敌营。且不谈“可耻不可耻”,最起码“叛”的人是不忠。

我们可以说小姜因为被张总踢出来,于是投奔老罗。人都要吃饭,这当然无可厚非。只是“降”了之后还“叛”,把张总的公司资料偷出来给老罗用,甚至拿着文件给客户看,就是“叛”的行为了。

老罗可以“爱用”小姜,因为小姜太有用了;但老罗不可能“欣赏”小姜,因为没有一个主子会欣赏敌营的叛将。今天你能背叛原来的主子,谁敢说明天你不会背地捅我一刀?

当你跳槽的时候

现在就触及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了

由于时代的进步,科技日新月异。据统计,今天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十年前的五分之一。它们就算不寿终,也可能因为产品的转变,而不得不改变经营方式、更换领导班子。

所以从前常听说一个人在某单位一干就是一辈子,现在却没多久就听说人们在换工作。又因为已经从事上一个工作多年,下一个工作往往与上一个相关。

问题是,跳槽可以是追求更高薪水与前途,也可以是“叛变”的行为。如果每个人都在跳槽之前,偷偷收集情报,于是“带兵投靠”到敌营,这个社会还有工作伦理吗?

当一笑泯恩仇的时候

一个人被辞退而心生怨恨,是人之常情。所以我们经常看到那些像小姜一样,到下一个公司的人,骂上一个公司,甚至处处与“老东家”为敌。

只是,大家也要知道,这是个“企业合并”与“政党和解”的时代,许多原本敌对的企业,就像老罗和张总的公司,可能由原先的水火不容,变成水乳交融。许多像“世仇”般的政党,也可能突然走上大和解,一笑泯恩仇地成了“友党”。

这时候,像小姜那样的人就无处可走了。

当你的忠狗吠你女友的时候

“兔死的烹”,可能因为没有兔子,于是把猎狗吃了。另一种“兔死狗烹”则是因为更高的利益,而不得不把狗牺牲。

举个例子,如果女朋友到你家来,你的忠狗对她狂吠(大概其中还带有醋味)。你怎么劝狗都不听,一次、两次、三次。最后你女朋友放话,你不叫狗走路,她就永远不入你家大门。

你最后选谁?(我见过好几个朋友,为了亲戚、爱人、病人,最后不得不把狗送走。)

再举个例子,我有位朋友每次竞选都为他那阵营的候选人助选,激进的程度比候选人强过几倍。

他极受欢迎,因为杀伤力大、煽动力强。只是令人不解的是,那些候选人当选之后,往往躲着他;早先对他开出的“安排出路”的支票,半张也没兑现。

为什么?

因为选举完了,一切回归“基本面”,落选的向当选的道贺,当选的向落选的问好。

而他,依然张牙舞爪,视对方为敌人。

对方记得竞选时他说的难听话,也视他为眼中钉。

就算他支持的人当选了,为了大和解,也不能不疏远他;甚至向对方表明,那些难听话都是“他”自己的意思,确实太过分了。

这情况不是跟老罗一样吗?请问最后谁要倒霉?谁又是被烹的狗?

山不转路转

民歌作曲家王洛宾说得好

“什么是左派、右派?当镜头向左移,你就成了右派;当镜头向右移,你又变成左派。”

今天每个人都得敏感一点,如同前面故事里说的,当老罗突然叫小姜封口,不准再说张总的坏话,就表示风向改了。

今天从政也如此,当你的主子已经偷派密使、暗中交好,放软了他攻击的语调,你可别再一味往前冲,否则大和解之后,你一定“不合时宜”。

今天如果你离开了上个工作,到下一个单位,就算两个单位竞争,你讲话也要留三分。你可以批评老东家,但不必诅咒、不可谩骂。

因为在这个多元的社会,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怎么变化。山不转路转。你要为明天留一条退路,也为自己保几分风骨。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相关文章

  • 以诈止诈:前言

    刘墉先生的“诈系列”图书一直深受读者喜爱,《以诈止诈》为散文,是刘墉最新写就的作品,是《我不是教你诈》的后续产品。同为励志书,《以诈止诈》又比《我不是教你诈》更辛辣,更讽刺,更揭穿人的本性和社会的心理。这是一本专门的处事书,也是一本社会全景特别是社会阴暗面的总概括。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 以诈止诈:后记
  • 以诈止诈:第十五章
  • 以诈止诈:第十四章
  • 以诈止诈:第十三章
最新2017以诈止诈信息由沪江中学学科网提供。

最新文章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