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俱乐部》----第四章 不定词短语

所属专题:2015年中考英语  来源:互联网    要点:英语语法  
编辑点评: 《文法俱乐部》是台湾旋元佑的经典之作,作者是TIME中文解读版《解读时代杂志》的总主笔,当年以第一名考上台大外文研究所,分数几乎是第二名的2倍。 这本书在豆瓣上评分高达9.6分,很多读者表示读完此书对很多英语语法豁然开朗,希望小编的选择可以让你们的英语学习更轻松,更高效~中考将至,各位加油!

第四章 不定词短语

  所谓“不定词短语”,就是to加上原形动词所形成的短语。传统语法处理不定词短语时,总是语焉不详,只列出一些要背的规则、表格,复杂一点的变化就无法处理了。在笔者的观察中,不定词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把它视为助动词的变化。只要确实弄清楚不定词与助动词之间的关系,就可以不必背任何规则、表格,而全盘了解不定词的变化以及它与其他“动状词”(Verbals)之间的关系,包括现在分词、过去分词与动名词。

不定词与助动词的共同点
要了解不定词与助动词之间的关系,不妨先看一个例子:

  I am glad to know you.(很高兴能认识你。)

这是一句简单的会话用语,读者应该都能脱口而出。可是如果追问下去:“为什么用不定词to know you?”“为什么不能用动名词knowing you?"恐怕许多读者就答不上来了。(请不要回答“我背过”,或者“这是惯用法”、“这是短语”;语法要求理解,不能打迷糊仗。)其实,只要了解不定词与助动词之间的关系,就可以了解这个不定词是来自助动词的变化。怎么说呢?我们来看看这个例句还原成原状的样子:

  I am glad because I can know you.

这句话可以进一步改写为下面这个类似的句子:

  I am glad because I am able to know you.

由连接词because所引导的副词从句中,主语I和前面主要从句的主语相同,是重复的元素。动词am是个空的be动词,没有意义。因此这两个元素(I am)都可以省略。可是,副词从句中省略主语与动词之后,已经不成一个完整的从句结构了。如此一来,连接词because也就没有必要存在。剩下的不定词to know本身就带有able to的暗示,所以就变成:

I am glad to know you.

  翻译成“很高兴能认识你”,是因为这个to know就是able to know,也就是can know的变化。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不定词与助动词的关系极为密切,我们可以利用这层关系来练习判断不定词的用法。首先,我们来观察一下不定词与助动词之间有什么共同点。

一、后面都要接原形动词。
  例:I will go.(我要走了。)
    I want to go. (我想去。)

二、都有「不确定」的语气。
  例:He is right.(他是对的。)
    He may be right.(他可能是对的。)
    He seems to be right.(他好像是对的。)

  第一句He is right.是确定的语气,把“他是对的”当作事实来叙述。一旦加上助动词may之后,就成了不确定的语气。所以第二句He may be right只是一个推测,不是事实叙述。同样的,一旦用到不定词,也是不确定的语气。第三句He seems to be right也是推测,不是事实叙述。这种不确定语气是不定词与助动词之间一个很重要的共同点,可以用来判断何时该用不定词。

三、都要用完成式来表达相对的过去时间。
  助动词与不定词本身都无法完整表达过去时间。如果你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可以说:
  It must be raining now.(一定下雨了。)

 

  如果看到天上乌云密布,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也可以说:

  It may rain any minute.(随时都可能下雨。)
  It might even snow.(说不定还会下雪。)

 

这几个例子中,第一句的助动词must没有过去式的拼法。至于第二句、第三句的may和might,乍看之下好像有现在式和过去式的差别,可是用在猜测语气中并不是如此。It may rain any minute 是未来时态,It might even snow同样也是未来时态,这时的might并不是may的过去式,只表示比较保留、比较没有把握的猜测语气。所以,不论像must这类只有一种拼法的助动词还是像may,might这类有两种拼法的助动词,都只能用来猜测现在或未来时间的事情,助动词本身缺乏表达过去时间的能力。
如果你早上起来看到地上湿湿的,于是说:
  It must have rained last night.(昨晚一定下过雨。)

 

  在猜测过去的事情时,助动词不论是must、may还是might,都只能表示语气强弱的差别,无法表达过去。助动词后面要接原形动词,也不能用过去式,所以别无选择,只好用完成式来表示过去,也就是must have rained 这种形态。就这点来看,不定词仍然与助动词相同。

  It seems to have rained last night.(昨晚好像下过雨。)

 

  这个句子的动词seems是现在式,表示“现在看起来”、“现在的推测”。可是推测的事情是昨天晚上的事,是过去的时间,所以“下雨”应该是过去式,但是不定词与助动词一样,本身缺乏表达过去的能力,而且它后面要接原形动词,也不能用过去式,所以只能用完成式来表示过去,变成to have rained。这又是不定词和助动词的一个共同点。

四、所有重要的语气助动词,都可以改写为不定词。
  请观察以下的对照:
  must — have to
  should 一 ought to
  will/would — be going to
  can/could — be able to
  may/might 一 be likely to

  从以上四点来看,不定词与助动词其实是同一种东西的相互变化,凡是不定词出现的地方,都可以看成是另外一个从句的省略,把主语省略,助动词改为不定词。

不定词与动名词的区分
  传统语法所称的动状词(Verbals),包括现在分词(Ving)、过去分词(Ven)、动名词(Ving)与不定词(to V)等等。其中现在分词、过去分词是形容词类,不定词则是“不一定什么词类”:它可以当名词、形容词、副词使用。这就产生了一些混淆点。比如说,动词后面的宾语位置,必须用名词类。可是动名词和不定词都可以当做名词使用(分词只能当形容词,可以不必考虑),到底应如何区分?这就要借助我们刚才的观察了。现在来看看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动词:

一、plan
例:They plan to marry next month. (他们计划下个月结婚。)
      S V O

  这个句子的to marry next month是plan的宾语,必须用名词类。那么为什么用不定词to marry,而不用动名词marrying呢?因为to marry next month 就是(that) they will marry next month 的变化。marry是计划中的事情,下个月才要发生,是未来式。再把they will marry改成they are to marry。这时候,如果把重复的主语they和空的be动词are省略掉,就成了不定词to marry。

二、avoid
例:I avoid making the same mistake twice. (我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S V O

这里用making比用to make恰当,因为to make是will make的省略,既然是“避免”,后面又用will make(将要做),意思就变得不清楚了:

  I avoid something.
  S V   O
  I will make the same mistake twice.

  一般语法书中规定avoid后面要用动名词,这是因为四种动状词中,只有动名词和不定词可以做名词类使用,也就是说:只有这两个可以当avoid的宾语。如果用不定词to make,则带有I will make这种未来式的涵意,与avoid这种具有否定意思的动词并不适合并列,所以只剩下动名词making是唯一的选择了。

三、hate
例:I hate to say this,but I think you're mistaken. (对不起,你错了。)
  S V O

  在这个句子中,hate固然也是否定的意思,可是后面却要接to say,这是因为to say是I have to say,也就是I must say的变化,表示“虽然很不愿意说,可是我不能不说。”

四、like/dislike
  例:I like to be the first. (我喜欢排第一。)
    S V O
    I don't like to wait too long. (我不喜欢等太久。)
    S V O
    I dislike standing in long lines.(我讨厌排队。)
    S V O

  第一句中的to be,可以视为I can be的变化。第二句中的to wait可以视为I will wait的变化,它可以做为like的宾语,成为like to wait (愿意等),或变成否定句don't like to wait (不喜欢等),这些都可以使用不定词。只有第三句,动词dislike (不喜欢)本身是否定的,后面就不适合接I will stand in long lines (愿意排队)。而且 dislike不像hate,它没有“必须”(have to)的暗示。所以dislike的后面接to stand就不适合了。既然不能用不定词,就只剩下动名词可以用了,所以要说 I dislike standing...。

五、try
例:I always try to be on time. (我总是力求准时。)
  S V O

  这个句子中,to be on time可视为I can be on time 的变化。主要从句动词try有“尝试”的不确定意味,所以后面用不定词to be on time,代表“希望能够准时”。可是,如果你每次约会都很准时,结果对方都迟到很久,别人就会指点你:下次故意迟到试试看。

Why don't you try being late for a change? (你何不故意迟到一次呢?)
           S V O

  准时不是每次都能做到的,不可控制的因素太多了。所以只能说 I try to be on time,也就是I try if I can be on time (希望能够,但没有把握)。但是在上面那个句子中,试的事情是“迟到”,是任何人都有把握做到的,就不适合用to be了。比方说:

  I try to be late.
  S V O

  这个句子很奇怪吧!I try if I can be late,说话的人努力要迟到,但不知能否成功。所以,回到刚才那个句子:Why don't you try being late for a change? 用 being late 而不用 to be late,是表示“迟到”是一定做得到的,至于动词try所暗示的不确定性,现在不在“迟到”一事的本身,而是在“试试看迟到一下的后果会是如何”。

六、remember
例:Please remember to give me a wake-up call at 6:00 tomorrow.
              V O
   (请记住,明早六点打电话叫我起床。)

   I remember calling her at 6:00 last night.
      S V O
   (我记得昨晚六点打电话给她。)

在前面那句中,你交待服务生隔天六点要打电话来叫你起床,也就是交待他:

  Please remember you must give me a call.

  这个电话还没打,时间是未来式。因为有这种不确定性,所以要用must give或will give,也就演变成to give。
在第二个句子中,“我确实记得昨晚曾打电话”,也就是:

I remember that I called her last night.

  这时是确定的事实语气,没有助动词存在,也就不能变成不定词,所以只好用动名词calling。

七、stop
例:The speaker stopped talking at the second bell.
         S V O
  (按第二次铃演讲人才停止发言。)

在这里,talking可以视为he was talking的变化,演讲是一直在持续进行的,然后才停止下来。所以用talking来表示动作的持续性,可是:

The speaker stopped a second to drink some water.
     S V
  (演讲人停顿一下,喝了些水。)

在这个句子中,to drink是he could drink的变化,整个句子可还原如下:

The speaker stopped a second so that he could drink some water.
     S V

  句子中so that引导的是副词从句“为了要喝口水”,它是修饰动词stopped的原因。改成不定词就成了 to drink some water,这个不定词短语仍然是副词类,修饰动词stopped。

使役动词与原形动词
了解不定词是什么,就能了解使役动词的后面为什么要接原形动词。我们先来比较一下使役动词和一般动词有什么差别。

  The little girl asked her mother to come to the PTA meeting.
    S V O C
  (小女孩邀请妈妈来开母姊会。)

这个句子可以改写为:

The little girl asked if her mother would come to the PTA meeting.
        S V O

  ask 是普通动词,邀请人参加,但别人愿不愿意是不确定的,所以会牵涉到语气助动词would come,这就会变成不定词to come。
  使役动词与普通动词的差别就在于它有强制性,它的结果是确定的、无从选择的。因为这种确定性的语气,排除了助动词存在的空间,因而也就不能用不定词。

The teacher made the little girl stay behind. (老师叫小女孩留下来。)
     S V O C

如果老师客客气气地问:Will you stay behind?就会成为下面这句叙述:

The teacher asked the little girl to stay behind.
     S V O C

这个小女孩有选择的自由,她愿不愿意留下来这点还不确定,所以会有助动词,也就会变成不定词。可是如果老师是命令她留下来,没有选择的余地,那么老师说的就是:Stay behind!请注意:命令句的原形动词,表示的就是强迫的语气。它要求结果是确定的,已经没有助动词存在的空间,这时候就不会变成不定词,而是原形动词。像let,have,make等使役动词,后面是接原形而不能用不定词,就是因为这种强迫性的命令语气,使它的结果不具有不确定性,因而不能用不定词。当然这并不表示使役动词的后面只能用原形动词,例如:

  John had his car painted over.(约翰把车子让人重新漆过了。)
   S V O C

  这个句子用过去分词也是正确的,至于为什么?我们留待第六章提到分词时再详细说明。

感官动词与原形动词
感官动词的后面接原形动词的道理,与使役动词是相同的:因为不定词的不确定性不适合这个上下文。

I heard her plaving the violin.(我听到她在拉小提琴。)
S V O C

  所谓感官动词,就是see、hear、watch等等。它们后面不适合用不定词,是因为不定词是助动词的变化,有不确定的语气。如果说to play the violin,那就表示 she would play the violin (她想要或将要去拉小提琴),那么你听得到吗?所以感官动词这种“听到、看到”的字眼,只能配合确实发生的事使用,而不能和带有“不确定、未发生”涵意的不定词连用。
那么,感官动词可否与现在分词一起使用呢?当然,如果她正在拉琴被我听到,那么用现在分词playing来表示持续性是最好的。可是:

I heard her cry out in pain.(我听到她痛得大叫一声。)
S V O C

如果像这个例子,只是大叫一声,叫声并不持续,那么用现在分词crying并不好,因为这样会变成:

She was crying in pain.(她很痛苦,一直哭。)

  这个意思就不一样了,所以不能用现在分词。既不能用不确定的不定词,也不是被动语态,不能用过去分词,就只好用原形动词了。

结语
  本章介绍的是不定词短语,重点在于:不定词是助动词的变化,带有不确定语气。了解这个观念,就可以触类旁通,分析不定词的各种变化,以及它与动名词的区别。
  接下来请做做下面这篇练习。
 

>>点击查看2015年中考英语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8英语语法信息由沪江中学学科网提供。

最新文章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