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俱乐部》----第五章 动名词

所属专题:2015年中考英语  来源:互联网    要点:英语语法  
编辑点评: 《文法俱乐部》是台湾旋元佑的经典之作,作者是TIME中文解读版《解读时代杂志》的总主笔,当年以第一名考上台大外文研究所,分数几乎是第二名的2倍。 这本书在豆瓣上评分高达9.6分,很多读者表示读完此书对很多英语语法豁然开朗,希望小编的选择可以让你们的英语学习更轻松,更高效~中考将至,各位加油!

第五章 动名词
  传统语法中有四种动状词(Verbals),动名词是其中的一种。另外三种是现在分词(Ving)、过去分词(Ven),以及上一章讨论过的不定词(to V)。在这四种动状词之中,动名词与现在分词拼法相同,都是Ving,需要注意区分。不过,动名词属于名词类,现在分词则是当形容词使用,两者词类不同,还不至于混淆。倒是动名词与不定词这两者,都可以当名词使用(现在分词与过去分词只能当形容词),所以在使用上要特别注意,否则很容易出错。上一章我们探讨了不定词的特性,现在换个角度,来看看动名词的特性。

动名词的特性
一、动名词与普通名词的比较
  例:Let me buy you a drink.(我请你喝一杯。)
    Drinking is his only vice.(喝酒是他唯一的坏习惯。)

  第一句中的a drink 是普通名词:“一杯酒”。第二句则要用动名词drinking,才能代表“喝酒”的动作与习惯。从这儿可以看出,动名词相对于普通名词而言,仍然保留有若干程度的“动作”意味,而且可以有“持续性”的暗示。如果只喝一杯,那就是have a drink。如果是习惯性、经常性的喝,才用动名词drinking。

此外,许多运动都用动名词表示,像是swimming、skiing、skating、mountain-climbing、dancing、jogging 等。这些动名词也一样,保留了一些动作的味道,同时也有持续性的暗示。例如游泳,跳下水总要划几下才叫做游泳(swimming)。登山更是长时间持续的攀登(climbing)。这种持续性与动作性,就是动名词常有的特色。

  例:I am not afraid of death,but I am scared of dying.
   (死亡我倒不怕,只是怕死的过程。)

普通名词death代表“死亡”的抽象概念。相信灵魂不朽的人,像苏格拉底,大概都不会畏惧死亡本身。可是只要是人,就会有求生、避免痛苦的本能,在面临死亡的过程时仍然难免会恐惧。所以,若要区分“抽象概念”与“动作过程”,只要一个用普通名词,一个用暗示“动作、持续”的动名词就可以了。

  例:There are two weddings at the restaurant tonight.
   (这家餐厅今晚有两场婚礼。)

  大部分的动名词是不可数名词,可是也有一些是可数的,像例句中的two weddings。动名词的前面有限定词two,后面加-s表示复数。这种用法跟普通名词没有两样,不定词却不能这样使用,这是动名词与不定词的差别之一。动名词的结构很像普通名词,可以有冠词(例如:the burning); 有所有格(例如:his running);有复数(例如:two weddings )。而不定词的结构则是to加原形动词,以短语形态出现(例如:to run, to leave),不能加限定词或复数。

二、动名词短语与名词从句的比较
例:I really enjoyed teaching English to school children at night.
  S V O
   (那时我晚上教儿童英语教得很愉快。)

在传统语法中,句中宾语的部分被视为一个动名词短语。如果深入分析,将会发现这个短语中有动词(teach)、宾语(English)、介系词短语(to school children)、时间副词(at night),只差没有主语。可是,teach的主语很明显:与主要从句中的I是同一个人。所以,这个动名词短语可以还原成一个名词从句:

I really enjoyed that I taught English to school at night.
S V O

这个宾语从句是如何变成动名词短语的?我们可以从简化(reduction)的角度来了解这个问题。从句中的主语I和主要从句的主语I相同,所以可以省略,如果再把动词去掉,就可以成功地拆除这个从句,不需要连接词(that)了。从句的动词taught是有意义的动词,不能直接丢掉,但是可以改变成动状词(Verbal)来做词类变化。但是该选择哪一种动状词呢?四种动状词中,只有不定词(to V)与动名词(Ving)可以当做名词使用,来取代名词从句。所以:

that I taught English to school children at night
     S V O

这个宾语从句,只能够变成为to teach English...或者是 teaching English...。在这两种选择之中,该用哪一个?我们在上一章提过,不定词是由助动词变化而来,带有不确定的语气。但在上面这个例句中,想表达的并不是这种语气,而是接近动名词的持续性语气:晚上教英语,是一种持续进行的活动。我们可以先这样处理:

that I was teaching English to school children at night

然后省略掉重复的主语I与无意义的be动词was。没有了主语、动词,就不需要连接词that,于是整个句子成为:

I really enjoyed teaching English to school children at night.
S V O

  所以,动名词短语可以视为名词从句的变化。只要把主语和be动词放回去,就会出现完整的名词从句。

动名词的一些变化

一、复合字
例1:Picking strawberries can be fun.
    S V C
   (采草莓很好玩。)

例2: The picking of strawberries requires patience.
    S V O
   (采草莓要有耐心。)

  例3:Strawberry-picking is a strenuous job.
    S V C
   (采草莓是很费力的工作。)

第一句中,picking strawberries可以看出有动词pick和宾语 strawberries。主语被省略了,看不出来是谁,只是笼统的anybody。所以,这句可以还原为:

That anybody picks strawberries can be fun.
S V C

  主语部分本来是名词从句,现在简化为动名词短语picking strawberries,其中 strawberries 是 pick 的宾语。

  第二个例句中,picking前面加上了定冠词the,这样是把the picking当做一个名词短语来使用。所以picking后面不能再有宾语,而要改成介系词短语of strawberries做为修饰语,形容the picking。

  在第三句中,主语strawberry-picking是个复合字。把strawberries拿到动名词picking的前面,也就是把它放在形容词位置使用,这也是为什么要改成单数的原因:英语形容词是没有复数的。中间再加上hyphen,就串连成复合名词strawberry-picking。这个构造和 mountain-climbing 是相同的。

二、主词不能省略时的处理方式
例:I don't like that John calls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S V O
   (约翰每天打电话给我女朋友,让我很不舒服。)

这个例句中,主要从句的主语是I,宾语从句的主语是John,主语并不相同。宾语从句的动词calls没有助动词,而且是日复一日持续的,所以不能改成不定词,而要用动名词calling。可是,如果写成:

I don't like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S V O

  就变成是自己不爱打电话给女朋友了。问题就出在两个从句的主语不相同。所以在宾语calling之前,要设法表示打电话的是John,不是I。怎样才能把名词John变成形容词类来形容动名词的calling?前面说过,动名词结构接近普通名词,可以有冠词、所有格等等。所以,如果John变成所有格,就可以附在calling的前面了:

I don't like John's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S V O

  动名词的主语与主要从句的主语不同时,处理方式就是用所有格的形式保留下来。

三、动名词的被动式:being Ven
例:That I was invited here is a great honor.
S V C
(受邀来到此地,是莫大的荣誉。)

这个句子中,当做主语的名词从句有简化的空间。因为是被动态,省略主语I之后,意思也不会表达不清楚。如果再把无意义的be动词省略,固然完成了简化的动作,可是剩下的部分:

  invited here (?)
    S
  是过去分词短语,只能当形容词使用,不能做主语。所以这时候应该做词类变化(比如改成the invitation),或者就要动用到being了。

许多人不太清楚being怎么用。其实,being这个词中,be是没有意义的be动词,所有的意义在于词尾的-ing部分。而词尾-ing可能是现在分词,表示进行的暗示,或者是动名词,有词类变化的功能。如上述例句中,invited here不能当主语,因为词类不对。这时除了把invite本身改成名词的irvitation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借用前面的was来做词类变化,变成being invited here,—方面保留了过去分词invited的被动态,另一方面则符合了名词的词类要求,于是这句变成:

Being invited here is a great honor.
S V O

  这就是动名词被动态的处理方式。

动名词与现在分词的分辨
这两种动状词写起来一样,有时又出现在同样的位置,不习惯的话不太容易有所区分。还好因为写来完全相同,所以你不会分辨也没关系!不过,为求充分理解,我们还是来仔细分析一下。

  例:That flying bird is a black-faced spoonbill.
   (那只在飞的鸟是黑面琵鹭。)

这个flying出现在名词短语that bird中间的形容词位置,是现在分词。现在分词都是形容词,强烈暗示“进行”的动作。为了要验证它的确是现在分词,可以把它移到形容词的另一个位置:补语位置来看看。
That bird is flaying.
    S V C
当然,传统语法是这样分析句型的:

That bird is flying.
 S V

为求时态简单化起见,现在分词可视为形容词补语,而以be 动词为动词。不论怎样分析,都可以看出flying是现在分词。

例:That flying jacket looks smart on you. (那件飞行装你穿起来很帅。)

这里的flying也是放在名词短语中的形容词位置,可是它不是现在分词,而是动名词,只是借放在这个位置做复合名词。何以得知?我们把flying拿到补语位置验证一下:

That jacket is flying.(?)

就可看出来flying不能当作现在分词解释,只能当动名词。如果要检验动名词的话,可以把它拿到一个典型的动名词位置:介词后面。

That's a jacket for flying.

这样就可以看出来,flying是动名词。因为a flying jacket的意思和 a jacket for flying 相同。

结语
  这一章我们看完了动名词的用法,处理完第二种动状词。关于不定词与动名词之间的区分,应该更有心得了。区分的重点在于:
  一、不定词是助动词的变化,带有不确定语气。
  二、动名词的结构接近普通名词,可是往往带有「动作、持续」的意味。
 

>>点击查看2015年中考英语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8英语语法信息由沪江中学学科网提供。

最新文章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