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二)

所属专题: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来源:沪江中学学科网    要点: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编辑点评: 在圣马洛船,父亲将“福音书”撕得粉碎,像扔掉那牡蛎壳一样扔向那无边无际的大海。当我们回家后,那个公务员便迫不及待[注: 近:紧急。急迫得不能等待。形容心情急切。]的与二姐结婚了。

几年过去了,父母为了避免于勒叔叔回来找我们,所以搬了家,除了我和父母,其他人都不知道于勒叔叔已经变成了一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因此姐姐和姐夫仍热切地盼望着于勒叔叔快点回来,每逢星期天,我们照例去栈桥上,父母的希望已经淡去,可姐姐、姐夫的期望却日益增加。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我们和平常一样来到栈桥,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栈桥上的人出奇的多,我们挤入人群,人群里有不少的阔太太与绅士,他们穿着华丽,头戴珍珠宝石制成的帽子,穿着耀眼的西装与礼服,我们在她们当中是显得多么的卑微和渺小,但母亲看到这些贵人立即眉开眼笑[注: 眉头舒展,眼含笑意。形容高兴愉快的样子。],带着虚伪而又灿烂的笑容忙拉着大女儿去和那些人攀谈,对那些贵人们卑躬屈膝[注: 卑躬:低头弯腰;屈膝:下跪。形容没有骨气,低声下气地讨好奉承。]。    
过了一会儿,一艘白色的私人游艇从远方驶来,贵人们立马停止喧嚣,夹道欢迎这位艇上的贵宾。我们也站在其中,只见从游艇上下来一位身穿西服的人,后面跟着的几个保镖,小心翼翼[注: 翼翼:严肃谨慎。本是严肃恭敬的意思。现形容谨慎小心,一点不敢疏忽。]地保护着这个人。他穿着双锃亮的皮鞋,他缓缓地拿下帽子,阳光照在他那黑得发亮的头发,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忽然,耳边传来二姐的惊呼“他不会就是于勒吧!”“是的”一位太太说。“他就是美洲的首富,达尔汪斯·于勒。”“什么,他就是于勒?”母亲愣了一下,并用怀疑的口吻问道。    
“哦,我的上帝,他真的是于勒,他真的是于勒!!”母亲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着。    
“天呐,他真的回来了。”二姐兴奋地说。    
“哦,上帝。”母亲开始喊道“菲利普,这不是在做梦吧。”    
于勒似乎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望向我们,母亲急忙挤开人群上前拥抱,并不停地夸奖他,于勒叔叔并没理她,而他注意到了我,说:“是你在船上给我10个铜板,我才有了生的希望,因此我才这么富裕的啊。”我无所谓地笑了笑,可是父母的神情却略显紧张,停顿片刻,母亲缓过来无辜地对于勒说:“我们那天在船上怎么没看到你,你…”还没等母亲说罢,于勒叔叔便说:“没关系,放心吧,我会把你们应得的钱如数还给你们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于勒叔叔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过了几天,我收到了于勒叔叔寄来的信,信中写道:    
我亲爱的若瑟夫,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也许已经不在了,我的病情已在晚期,无法再治愈,而我已经将财产全部捐给了慈善儿童机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什么都不重要,只有亲情才是一种真正的财富,我希望你的善良能够就这么永远的保持下去。 

>>点击查看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相关文章

  • 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结尾

    早晨,太阳初升。我们举家在甲板上用餐。父亲饭罢,在甲板上散步。忽然,他从远处满面春风地跑回来,对着母亲嚷道:“克拉丽丝,我看见了一位富翁!”“这有什么奇怪的。

  •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一)
最新2020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信息由沪江中学学科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