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与变奏——评刘丹《星星变奏曲》教学

 来源:互联网    要点:星星变奏曲  
编辑点评: 沪江中学学科网为大家整理了人教版课标本初三语文上册星星变奏曲方面的内容,希望教学札记对大家的教学或学习上有所帮助,提高教学和学习的效率。

诗难“教”,新诗更难“教”,当代朦胧诗尤其难“教”。选在人教版新课标教科书九年级上册的《星星变奏曲》,就是这尤其难“教”的一首朦胧诗,更何况它还有朦胧之外的“变奏”!
刘丹教学以细腻见长,我曾经评点过她的《山中访友》的教学(载《中学语文》2005年11期),对其教学风格有过评说。《星星变奏曲》的教学一以贯之其做派,同样有种新鲜的感觉。
刘丹的导入:
“我们说:每个人的一生都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也不同程度地会遭受心灵的劫难。尽管如此,人们还是站在现实的苦难中,遥望幸福的彼岸,痴心不改。有人说,愈是痛苦中的人,愈是幻想幸福,愈是向往幸福,这是人性的本能。而我说,愈是痛苦中的人,愈是以自己的行动去追求幸福,寻觅美好,则是人性的高贵。
今天,我们学的《星星变奏曲》,就是一首高贵的诗。……”
这一段“开场白”,“抒情,细腻,有浓浓的感情色彩”(播音员丁建华谈朗读《星星变奏曲》的感受)。刘丹细腻地提示了,人生难免“不幸”,现实难免“苦难”;而面对种种的“不幸”与“苦难”,惟有企盼与追求。刘丹以这一“开场白”,预示了《星星变奏曲》中的两种意象、情境,提示着为人必须坚守“人性的本能”与“人性的高贵”。
刘丹用了人人都能领悟的话语,作了直观的引入。这一引入,隐去了寓意,隐去了朦胧,隐去了晦涩,但仍然以系联两端的语词架构(“苦难”与“幸福”),引领学生,接近《星星变奏曲》的朦胧。
导语,它的作用,就是创设情境,将学生引向文本。
问题是,《星星变奏曲》的意象,是隠喻着“黑暗”与“光明”,刘丹的导语,诉说的是“苦难”与“幸福”。“黑暗”中有“苦难”,但“苦难”不等于“黑暗”,“幸福”中有“光明”,但“幸福”不等于“光明”。摆脱“苦难”追求“幸福”,跟扫除“黑暗”追求“光明”,是两种意义。刘丹或许是要廓大《星星变奏曲》的文本义,以指向更为深邃的认识价值,引向广泛意义的追寻。此可进一步探讨。
我想从四个方面,来谈刘丹《星星变奏曲》的教学。

教学的定位
《星星变奏曲》的教学,是定位在教师引领下的学生“研读”,或者叫着教师引领下的学生“鉴赏”,亦即老师引领学生尝试研究着读书。
看看对“自己读诗的初步感觉”把握的教学环节:
师:刚才大家听读和跟读了这首诗,现在请同学们带着自己读诗的初步感觉,请:
说说这是一首的诗。(板书)
生(男):这是一首立志的诗。
生(女):这是一首抒情咏物的诗。
生(女):这是一首说星星的诗。
生(男):这是一首追求幸福的诗。
师:我同意最后一位同学的意见。那么,你们知道诗人追求的是一种怎样的幸福,这种幸福与我们坐在教室里所体会的幸福有什么不同?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初步的感觉”应该多样,诗无达诂嘛。
问题是,以一个肯定判断“这是一首的诗”,能否准确地谈出这“初步的感觉”?“初步的感觉”,或然或否,或有然有否,或不论然否,都会存在的。因为它只是一种“感觉”:感觉了、或没有感觉、或有点朦胧感觉等等,都是“感觉”。“感觉”这东西,尤其不好拿来填空(因为一个小小的空格里,完全不存在感觉的空间)。从学生的回答来看,“立志”、“抒情吟物”、“说星星”、“追求幸福”云云,只是一些空泛的套话,只是凭空“挤”出来的一个语词,只是学生力图靠近老师“标答”的一种猜想。不能说是真感受。只有用自己的语言真切地表达出来的,才是真感受。学生们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星星变奏曲》的朦胧,一下子就拿一个词填进了那个空,这会是真感受?真感受要学生们自己去感知、去感悟、去感动,要学生们敞开来、放开来谈。
还有,老师为什么要“同意最后一位同学的意见”?总共四位同学的发言,只是四个词语替换,为什么最后一个同学填进去的词,就成了“标答”?同意与不同意,似乎都只在老师的一句话而已。
实际上,学生在听读和跟读过后,对《星星变奏曲》还是不甚了了(这本无可厚非),问题只在于,为什么“初步的感觉”要在教师的“规范”下,指向“追求幸福”?

内容的把握
《星星变奏曲》的教学,关键是其内容的理解与把握。其内容,一是对朦胧诗的理解,二是对《星星变奏曲》的解悟。
朦胧诗(或称“胧诗”),是特定年代特定诗人的特定诗歌,是当代的一个独特的诗学概念、一种新诗潮。有论者称,朦胧诗,是“诗人在觉醒与叛逆、迷惘与清醒、痛苦与庄严、失落与寻找、追悔与重建的感伤诗情中试图建构的一个新的诗学主题”。
刘丹引导学生,通过“知时论诗”、“知人论诗”,在解读诗意上,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即通常所谓读书应该做到的知人论世。
简单的必要的背景介绍。同时例举顾城写于1979年的小诗《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短短的两行诗,以一组单纯的意象构成了对刚刚过去的文革岁月的隐喻,“黑夜”、“光明”和我的“寻找”在这里的含义都是不言自明的。而类似的意象组合在其它“朦胧诗”作品中也常可见到,比如江河的《星星变奏曲》。从而顺势引导学生,“找出诗人是用什么诗句再现时代的背景和诗人的追求”的。
这里是化繁为简,有点意思。
师:刚才大家把诗的内容理出来了,让我们看清了诗的结构,现在请同学们再读诗,找出体现美好和苦难的词,也就是将意象找出来。
全体同学:自由朗读。
生:表现美好的有:蜜蜂、萤火虫、睡莲、春天、鸟儿、白丁香……表现苦难的有:寒冷、寂寞、苦难、冰雪、僵硬、瘦小……
同类的诗人同类的作品同类的朦胧,同类的朦胧同类的隠喻引发同类的联想。在暗夜里寻找光明,在苦难中寻找美好。像顾城、江河和其他“朦胧诗人”所代表的这一代,都是在文革中长大,心灵的成熟包括着对苦难的承担,或者是在不断的受伤害中经历成长,然而苦难却给予了他们超越性的信念和理想,使他们时时企图透过时代的阴暗寻找光明,时时企图在精神的向往与追寻中战胜苦难。
这一些,正是要读透的内容。

语感的培养
好诗不厌百回读。诗,是在读中品、读中味的。
而读诗的过程,同样也是语感培养的过程。整个《星星变奏曲》的教学,伴着各式各样的吟诵:“播音员声情并茂的朗读”——这是营造氛围、酝酿情绪、唤起期待;“大家跟读”——这是模仿借鉴、尝试诵读、初步感悟;“同学们再次自由读诗,边读边思考”——这是深入思考、认真品味、仔细咂摸;“全体同学,自由朗读”——这是亲近文本、揣摩文意、整体把握;“师,配乐朗读”——这是诵读引领、方法示范、尝试体验、;“生,配乐,分角色朗读”——这是深层品读、个性感悟、积累语感……
《语文课程标准》说,要重视朗读和默读。加强对阅读方法的指导,让学生逐步学会精读、略读和浏览。有些诗文应要求学生诵读,以利于积累、体验、培养语感。各种范式的诵读,正是“利于积累、体验、培养语感”的。
而“结合自己的实际,仿照本诗句式,大声说出你心中的企盼”,则既是深入理解文意的需要,更是积累言语样式、培养语感的有益训练。刘丹的引导是值得赞许的。她说,“我们可以不那么到位地懂这首诗,但我们不会不懂企盼,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痛苦,有痛苦就有企盼,就有追求……请同学们结合自己的实际,仿照本诗的句式,大声说出你心中的企盼。”
刘丹引导的价值在于,读“懂”一首诗,是有一个过程的(暂时不懂无伤大雅),它需要人生历练、社会积累、素养经营,所谓“事世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但是,从诗中所体味出来的追求与企盼,却应该知晓。同时,更强调了痛苦和磨难,是人所皆然。而面对痛苦和磨难,我们唯一应该做的,就是追求与企盼。这应该是读诗后,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升华。就是,它不仅仅是一种句式的简单模仿,而是诉诸一种生活理念的关照、生存价值的追求。
学生的“企盼”或许是稚嫩的,甚至有着某些“刻意”或“做着”,但他们至少懂得了,人在什么时候,是应该“如果……谁不愿意”或“如果……谁愿意”的。这样一种表达企盼意念的言语样式,将保守在他们的心中。

过程的推进
“过程”,一是教学过程,一是读诗过程。个体单独“读诗”,跟在教学情境下师生共同“读诗”,其过程是有所不同的。
这里,我们只讨论教学情境下师生的共同“读诗”。
《星星变奏曲》的教学,其过程的推进,大致是这样的:
理清背景。前已论及,朦胧诗,是特定年代特定诗人的特定诗歌。这样的几个“特定”,跟学生都很遥远。那么,这一种“特定”,必须由老师“教”给学生,或者由老师指导学生去获取这种“特定”的信息。刘丹是她自己“教”给学生的。因为这是告诉学生,这样的诗人,是在什么时候,写出了这样的诗;你才能明确,他为什么要这样写,他为什么要采用这样的表达方式。刘丹做到了这一点。
分清内容。除了上面所说“知人论世”以外,主要是对诗意的整体把握。整体把握诗意,也包括对“朦胧诗”的一般认识。关于这一点,在“教学的定位”的讨论中,已有论及。《星星变奏曲》,初读之后,较难把握其内容,这应该是很正常的。对学生来讲,懂与不懂,知与不知,知什么与不知什么,知之甚少与知之较多,在教学的“整体把握”环节中,不甚明了,而且这一的环节,也显得太过潦草。我们说,语文教学,不论怎么说(是“教课文”,还是“用课文教”),教学内容,都是不容忽略的。我们就是要通过《星星变奏曲》的教学,让学生认识朦胧诗,认识朦胧诗的意象所寄寓的意义,认识其意义的价值,并通过其价值取向来认识人生。
在后面教学的推进中,终究找到了把握内容的钥匙,即引导学生找出诗中的“意象”,并分析其所代表的苦难与美好。这才理清了《星星变奏曲》朦胧之所在,及其朦胧的意象所指向的事物。
延伸拓展。这个环节,主要是由《星星变奏曲》所产生的联想,这一联想,如教材提示说的一样,是也要让我们的学生“勾起‘柔软’的温情与朦胧的憧憬”,引导学生正视苦难,追求光明,善待人生。
对于《星星变奏曲》的独特句式(“如果……谁不愿意”,“如果……谁愿意”)的把握,也是一种延伸拓展,我觉得很有意义。它是在学生的心灵上,构建起了一个面对心灵劫难、面对人生苦难、面对艰难挫折、面对社会不公……的“公式”。
刘丹《星星变奏曲》的教学,留下许多的思考。我无意说这是一堂“好课”或“不好的课”,这种肯否的评价,没有丝毫价值。能够给人以思考,能够让人产生争鸣,这种课就是有价值的。我们的评课,可否也要一点“朦胧与变奏”?

相关链接:《星星变奏曲》教学实录


〖你正在浏览《老百晓在线》提供的文章〗
最新2020星星变奏曲信息由沪江中学学科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